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校园新闻 >  
元教育学里边给我的触动
发布时间:2018-08-18 02:12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  元教育学里边给我的触动最大的就是“方法论”,我觉得我们的教育很长时间就是跟着科学走,到毕竟我都搞不懂我们是不是科学,因为教育不可能拷贝,它的拷贝性特别差,因为它是凌乱问题。它不像物理问题,几个要素中我控制一单个的几个要素就清楚了。教育里边的要素太多了,所以人家就争议是不是科学,是伪科学仍是准科学。所以,我觉得这个反思特别好。孙中山先生在日本讲过一句话,他说西方的思想方法是因果思想,是逻辑式的,但是东方的思想方法是概括的。按照现在的说法是讲几率、讲可能、讲概率、讲核算学的。那么孙中山先生劝说日自己,你们不要学西方,学了西方往后你们将会蜕化。他说核算学的思想方法必定是高于逻辑学的思想方法的,这个是可以争论的。而且现在跟着我们科学的翻开,大数据时代的到来,我们在“方法论”上要有一个打破,假定没有打破,我们的教育学经不起人家的追问。第三个词就是“文明自觉”。
 
  叶澜教师的教育学里边,有了我们我国教育学的言语体系,这个不简略啊,我们在改造打开之后引入了那么多的教育学,我们我国人说话实践是喜欢讲短句的,但是我们写教育学的文章写的都是长句,都是定语从句、状语从句、都是翻译过来的东西,语句越来越长。所以我觉得叶澜教师的这个教育学,真的是有文明自觉,就是从我们老祖宗那里去找我们文明的根、文明的精华,我们的文明在教育里边的反映毕竟是什么?她用了很我国化的言语来表达我们我国的教育学。这三个词,我是觉得给我的形象最深,眼前一亮。“生命•实践”教育学是转型期的严峻产品,不是空中飞来的东西,也不是坐在书斋里想出来的东西,而是针对我们教育学时弊提出的问题。第一,她提出了“教六合人事,育生命自觉”,出色了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启蒙。
 
  一个人在懵懵懂懂中学习,在懵懵懂懂中结束了学习任务,对我是谁、我精干什么不知道,对我喜欢干什么不知道,对我生命的指向,对我的实践不清楚,实践是有知道的行为,所以有个专家说,我有实践活动吗?这个实践是主动有知道的活动,现在我们缺少的是这个东西,我们怎样跟着走?我们的社会教育,我们的家庭教育,越来越让我们的孩子在重重包围之中,看起来是在读书,但是他的“道”没有成长,我们更多的是教孩子的“术”,我们没有教给孩子们关于“道”的东西,但是就做人的层次来讲,他没有成长。所以我认为自觉的问题,启蒙的问题,是我们我国的教育应该引起注重的问题。第二,“教”与“学”的融通。我这次用“融通”这个词,现在这个“德”,我们总是贴膏药贴上去,其实每一门学科就是让孩子具有根柢的本质。但是现在我们的每门学科并不注重能作多少贡献,而是只是注重作用是多少?是知识,再多一点是才华,我
上一篇:讲堂教育具有动态生成性
下一篇:我国教育学翻开的中外问题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whptu.ah.cn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芜湖高等专科学校
   您是第287597位访客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